• 图片2
  • 图片3
  • 图片1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胡马选摘


自 序

  楊憲益說:“我不會作詩,我衹會喝酒”,我則不但不能作詩,並劇飲亦不能。但我自信還是能摩味楊老此語的。當我創作時,從未想過自己正在寫詩:我僅僅是把個人的感受用韻語表達罷了。然而竟還有人稱我爲詩人。在這個技術化到電腦可以作詩並且能發表的時代,怎麽樣形容詩人一詞的貶義意味都不過分。民眾最看不起的,除了民工,就是詩人。詩人是邊緣化的種群,流浪、亂交、墮落。他們拒絕都市,衹因留戀過去,他們反對拜金,衹因還想回到普遍貧困的時代。他們的浪漫,衹是爲了逃避擔荷人類痛苦的責任。我可決非這樣。怎能稱我爲詩人呢?我确信我之髙出世之所謂詩人之處不僅在於學問,更在於,我極爲現實而從來不曾也永將不會是理想主義者。眞正現代的知識分子早該抛卻一切幻想。歷史將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惟有這様的知識分子,纔是社會前進的決定力量。每一个這様的知識分子都應謹記:“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徐晉如 草於京畿寓次時天南大雨瓢潑北地苦炎夏方甚。

秋興八首
也曾錦句滿蠻牋,近已無心看月圓。枕上誰知又聽雨,山中何幸未逢仙。
歌場側帽青春逼,浮世存身暗夜綿。不盡前脩惆悵意,簑衣還自釣江邊。

其二
還鄕未及問蓴鱸,客夢秋風總笑吾。窗下時觀紅拂記,天涯苦覓海山圖。
張儀辱楚徒前舌,溫嶠過江已老奴。醉裏秦娥相憶便,長街又自萬人呼。

其三
帶葉紅菱逐水生,野塘寒柳礙人行。淹畱過午蜨翻恨,聒噪盈途蟲浪鳴。
入洛髙才情自蹇,臨湘太傅憤難平。功參造化今誰者,肆意狂徒竊老彭。

其四
聲聲爛漫說花光,翠接蔭交鳥語妨。廟樂卽今崇鄶下,謫心千古悵衡陽。
仲尼似虎斯文警,伯道無男天盍亡?潦落頻年詩酒病,人間浮浪競輕狂。

其五
梧桐葉落石苔寒,蟋蟀鳴堂旅鬢殘。理想如今被花笑,河山似此遣誰看。
碩人依澗終無寐,眾庶罔知盡逹觀。天命豈眞窮大道,琴操一曲奏猗蘭。

其六
嚮晚蟲蟬濕不飛,江頭枯樹舊知幾。三年瘦馬終延宕,四野寒陰竟合圍。
塞上輕鴻還漸漸,雲中病鶴故依依。大梁豪客都安在,隨處曹商矜乘肥。

其七
歷落西風悵玉塵,清波頽滯昔曾春。邊城日黯塤聲咽,龍野星横血色新。
孤注澶淵情似昨,媾和絕漠使還頻。武陵早自流花信,沈睡千家未避秦。

其八
歧山嚲鳳嚮空吟,秋肅時傷萬里心。機杼猶隨城上月,幹條已化日邊林。
蕪城書記哀歡盡,夔府拾遺興慨深。錯與東籬商世事,刑風來處老愁侵。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日至十九日

醉花陰
林薄仙顔迷彩霧,玉筍纖纖露。朝晚是無聊,枕上無端,書册堆無數。
灑金牋冩生香句,並不知誰與。開衽對西風,恨種心頭,吹也難吹去。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日

巫山一段雲
别館依江渚,花風悵楚遊。東南海氣已空浮,晚雨帶寒秋。
往事那堪問,陽臺無計畱。小姑字裏不知愁,爛漫唱吳謳。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六日

鷓鴣天
欲别東風久未能,酸郞無柰負吹笙。千山夢擾花長泣,一斛珠還怨已成。
思往事,悔前行,多情太甚便無情。素牋遙託樓東意,戕極人間白玉京(見七種武器之長生劍)。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七日

夢蘇曼殊
一江風惡鴈叫雲,夢馬空馳四洲白。燭夜隋珠大如瓜,野木殘枝嚮天戟。
毅魂云逝不須招,赤縣原難託鬼籍。進冰十斗心未寒,人間一窺今何夕!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雨邊二絕
雲怒龍驚忽炸雷,一時昏眼嚮空回。海風又送淋鈴雨,棧道危行馬正隤。

其二
晚秋不意又聽雷,當面能言衹酒魁。尙憶城南雨如潑,一簑瀟灑久低徊。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日

九日四首
寂寞徒隨馬齒增,當年彩筆詡飛騰。腰身初未比黄鶴,情味何嘗屬老僧。
沈響哀矜將欲發,飄雲浪蕩不知凝。登樓強半無心緖,斗飲花前似可能。

其二
浪說名花共昔歡,午餘愁結鬱盤盤。夢雖駿足行湍怯,石便能言詆世難。
老去簪花如中酒,病間讀史慣沈鼾。聽歌尙是狂生態,漫取葱尖荳蔻看。

其三
故侯旣去寂青門,抵死黄花開已繁。楓樹滿看燭天火,江干時記斷腸猨。
鄕思衹合登髙想,國事徒能帶醉言。近爲鴆媒多委頓,逡巡不敢扣天閽。

其四
秋氣蕭森鴈隊横,天街愁絕賣花聲。居然俗子成髙會,差幸閒鷗不遠征。
白日今番又虛過,羈思此夜已重經。倏驚大地離奇白,萬里長空月怒明。
一九九七年十月九日

程硯秋先生有“人夀比花多幾日,輸它還有賣花聲”之語悽懷感愴秋士之辭至今動人
暫因玉笛憶横塘,未至堅冰先履霜。悶處傾危愁禮樂,恐成衰朽悵微茫。
聲名一旦歸狼藉,龍馬無端終退藏。失意人生休問酒,賣花聲裏過重陽。

其二
人生未必比花癡,不管濃寒攀滿枝。連日終風狂且暴,一身孤瘦進還疑。
通媒娀女未應晚,乞藥王喬早覺遲。總是綵衣無限恨,纖纖素手冷羅帷。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七日

答容若秋日寄懷
秋風楚緖想停雲,海内聲名竟失君。欲注離騷微筆力,誓攻儀禮復斯文。
涉江吾未悔奇服,臨難卿當獻采芹。來問瑯玡舊時樹,五噫音愴久聽聞。

其二
此心不必世人知,摶水圖南夢未迷。恐墮紅塵化猨鶴,嬾依江閣論蟲雞。
學詩端合求中古,識字那堪盡泰西!變夏妖氛誰靖掃,東城老父賸悲啼。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九日

附:容若
秋日寄懷晉如
總因秋思催憂思,葉老藤黄倍念君。素手描眉逞才氣,青衣踏板述斯文。
雲中應自盼甘雨,馬下終將負美芹。長吉迂癡稼軒醉,文章病苦可心聞?

其二
人間歧路幾相知?醉裏行蹤枉自迷。散髮誰堪笑孤鳳,横眉不復唱雄雞(柳亚子詞“一唱雄雞天下白”)。
唐音陵替譜猶在,禹力虧輸聲竟西。一日違仁回豈敢,須將豹隠换鵑啼。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五日

聽琴
舜樂沈淪久,咸池不復張。守仁唯造次,逃逋總悽惶。
欲引松風坐,難偕麋鹿藏。善師彈古調,所憶在横塘。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日

破陣子
鶴氅時人競笑,儒冠霜露還侵。蘇世恐難存獨立,遊宦未忘志力任,情傷萬籟沈。
不放星槎問道,漫聽急暮寒碪。馬上秋風吹短髭,林樾朝歌警客心,彤雲蔽九岑。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酬涵元齋主人
康回因己怒,赤縣血仍腥。一夜北風緊(紅樓夢中王熈鳳語),四洲玉露零。
冰霜眞舊歷,書劍定前型。吐納浩然氣,志當存六經。

其二
塵天攪如沸,魍魉遁其形。遲日生晴暖,幽人已性靈。
三仁唯盡節,萬國倘咸寜。憂患今成習,吾徒識一丁。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附:
陸傑贈詩
偶得贈晉如
北風清碧落,眾木竟彫零。衰敗傷孤月,輕寒注玉缾。
多憂銷體骨,常嘆壞園亭。賢者因時易,斯人獨不經。
丁丑九月廿三

再酬涵元齋主人
天地流沙害,乾坤一帝醒。蚩尤肆兵虐,玄女授符經。
雖曰相繇死,其猶毒血腥。何當堙九仞,神禹奮雷霆。

其二
幽谷悲佳婦,人間悵腐丁。情牽成罪累,干祿失懷刑。
聞道初知禮,逃禅不厭伶(余嗜觀劇)。蒐求天地内,素志在鯤溟。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附:
陸傑原唱再贈
晉如答詩,步其韻爲謝
共(共工)氏隳山後,神州草木腥。崑岡多爁焱,寒雨虐飄零。
大難無休止,顓民未式型。媧皇盍斬鱉,煉石定天經。

其二
瑤臺長不謁,塵海影隨形。絕韋參天理,居閒養性靈。
日憂非有豫,夜嘆未曾寕。踽踽人何寄?汨羅一苦丁。
丁丑九月廿四

三酬涵元齋主人
已覺冬晴好,澀風吹面醒。不忘北征約,肯老太玄經?
身自後家國,骨須帶鉄腥。并州 劉越石,志氣若奔霆。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附:
陸傑原唱三贈
感晉如再答詩
世人酲久矣,吾子獨醒醒。浩氣干雲嶽,宏才貫九經。
居京隨彩筆,入洛帶龍腥。衹爲斯文警,晴空發怒霆。

其二
風徐天若洗,踏葉一儒丁。仙藥他人事,忡憂我輩刑。
鳴鷄聽劔舞,封後賴優伶(史記優伶列傳)。或問生平志,鯤鵬在北溟。
丁丑九月廿四

憶北門
當日貪期秉燭遊,故交今自見無由。北門曾託一行鴈,靈沼新汎百種憂。
此意元難絃管訴,他年倘不稻粱謀。逢人怎說身還健,社鼠城狐爭上樓。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七日

劇憐
劇憐思想誤蒼生,民主人權說未能。漫道興亡天作孽,從來政治鬼吹燈。
清談夷甫悲難訴,歌舞萊公意可凴。轉念前朝餘涕泗,當時衹合腦如冰。
一九九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章臺
李生眞逹士,許俊亦雄渾。得似昌黎子,鴛衾不易溫。

其二
寒食無邊景,心枯詩不成。"飛花"清雋句,蕃鬼自看輕。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日

賈昌
長安年少盡胡心,遠憶開元餘涕涙。逢客叨談偏激揚,物妖難夺浮雲志。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一日

荷塘月色
明月本無心,冰光凝此魄。欲采照人姿,將以遺仙客。
流風不度雲,一地如霜白。當歸畱夢思,娟娟秋水隔。
積嚮石山邊,黄葉舊相識。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一日

余之嗟
斧斤斫鼻運如風,海内知音更不逢。日月哪能終飲酒,文章爭便老雕蟲。
聞鷄舞劍寒新發,服餌求仙道豈通。同志各任浮海願,誰知革命未成功!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二日

猛雨一首寄林書師
猛雨驚花有日同,開軒新對落江風。奔波不恨春天樹,靜默猶關塞北鴻。
天下爲公眞夢囈,小樓一統舊才雄。牢騷恐是無能盡,大澤還尋繁弱弓。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浣溪沙
夢裏鶯聲好語將,啼風山鬼引更長。陬隅紙上又成行。
荇帶冰綃忘未便,峨冠鐵鋏絕難當。騎鲸終是少年狂。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自嘲並嘲與我相類者
阿堵堆來腦發昏,前番負氣咒金元。心頭陰翳難消念,洞裏邪魔易買魂。
名馬美人關自己,好官肥缺利兒孙。從今休作糊塗事,放大喉嚨頌聖恩!

其二
同學輕肥心怎甘,曲肱飲水不能堪。林泉早塞終南徑,城市新多小癟三。
大道儒行無用處,庸工賤賈盡髙參。如今腐鼠成滋味,哪信當年左傳耽!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戲爲
共和專制總成塵,士賈工农又日新。此際髙官皆大款,當時博學盡蛇神。
幸逃靈藥昇仙犬,不放扁舟載美人。若木已燃天半燭,持將决與下方民。

其二
动靜人生觸網罗,狂情怪膽世無多。衹今劍匣鳴秋壁,永夜冰風憶素娥。
南社精神誰夢見,西崑体製例經過。學書學劍都難用,死水居然靜不波。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清談誤國或猶未必然士風陵替誰之過歟
爭能治國習清談,回首觚棱意未甘。海外可餘生理地?域中難得不群男。
銷愁唯飲天山雪,紀夢微懷松月龕。欲作明王獅子吼,芳荃錯雜正沈酣。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南兿音像公司"國粹精品"光碟竟入黄梅調 越劇邪僻淫緃 莫此爲甚審音知政師涓之憂今世何世誰更同之
叔梁之子已吞聲,我亦投槍掷未成。鄭曲衛音終大患,天心人意太無情。
都來撃柱歌馮鋏,獨往觀麟嘆孔庚。爲政何當誅五惡,体衰猶欲請長纓。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夜深

女詩人新著二十四番花信出版啓功題签吳祖光作序 吟壇盛事不可無詩
少女最長遊撃戰,老頭爭作護花鈴。臀波乳浪原無價,況有紅鉛未絕經。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小雪
醉雪宜清夜,渔樵都未眠。沈雲髙素月,脆響過冰船。
寒柝兼催老,清歡不可延(澄懷録載淵明得太守送酒多以舂秫水雜投,之曰少延清歡雲仙散録引淵明别傳亦云)。居停唯寂寞,偶夢例還捐。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三十日

夜謁程師歸而有作
維摩自苦未忘情,況復天妖病眾生。木鐸行人終不振,金臺神駿例難迎。
紅羊劫後凋傷樹,碧玉筵前懵懂氓。立雪何期聞大道,爭能白首爲功名!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四日夜深

初晴
霁後晴方好,和光殊可憐。尋梅悲道路,憶夢悵雲煙。
茅舍守冰雪,溪頭聽凍泉。河梁兹斷絕,此恨總綿綿。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六日 夜讀余杰兄思人嚮晓不眠
文士例難說自由,長安情味賸悲秋。心期魏 晉餘謀醉,筆落煙霞不换愁。
久已戰場矜赤膊,依然無物自風流。何當戟指一聲“呔”:“十字坡前眾狗頭!”

其二
精英吃盡眼前虧,鐵屋誰同猛士悲?爭販江郞神彩筆,實維武大爛丁皮。
“太師不老”(見連環計)猶玩笑,“相國厚恩”(見追韓信)自可疑。時日盍喪陽痿疾,奇文激越啓龍夔。

其三
予欲無言偏未能,深宵奇氣又雲興。特權專政都該死,民主自由似足憑。
采石補天原昔遂,啓蒙呐喊竟誰譍?燕支山下一雙馬,骨帶龍腥瘦出棱。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七日凌晨

前夕
來去輕鴻恨不休,紫雲樓上夢初收。可憐此夕無雙月,曾照斯人顧影愁。

其二
多情未似王仙客,仗義難逢古押衙。緃是秋波媚如昔,也應情恨憶飛花。

其三
今生衹說不相思,風露侵人夢斷時。對面春風多少恨,銀屏髙燭笑予癡。

其四
謔浪東城舊未諧,每因晴雪念冰梅。蒼苔已老石階白,似此寒宵得幾回?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九日

新好了歌
世人皆知神仙好,惟有鈔票忘不了。能耐的做買辦,簇簇新新的大好佬,再就是開公司,前呼後擁有保鑣。男人炒股額頭焦,漂亮的大妞摟着洋人飛走了。這纔是萬般皆下品,惟有賣國髙。
世人皆知發財好,正當門路發不了。上税多來兮,随意吊執照,請了婆婆的客,惹得做公公的惱。工商税務無底洞,還不晓得哪天政策就變了。
世人皆知黨票好,民主程序太煩了。旣要拉群眾,又要拍領導,領導不點頭,事情没完了。搓牌喝酒你要陪,三百五百舍得掏。攻心爲上毛片外交少不了(清華某研究生追求黨組織多年未,果請支書看了幾張毛片終於償願)。
世人皆知清官好,罵貪官的上臺也好不了。你不捞錢有人捞,你不腐敗有人搞。上頭要孝敬,下面拉你跑。张厰長送紅包,李經理送補藥,日用使費開發票,柴米油鹽短不了。一人公費,全家毉療。有道是社會主義優越性,福利眞好。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嵗暮感懷
羈滯長安苦索居,衹今無分到華胥。窮經欲作兩都賦,對策爭爲驷馬車?
哀郢自應同正則,遠遊寜不愧皋鱼。東鄰綺女如花貌,卻背鞦韆笑嚮予。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待漏詞贈陳樸
此夕圍爐得暫歡,酒餘長鋏不知彈。花邊仍似澤邊客,席上纔消心上寒。
青鳥曾傳情獨苦,天臺今去路應寬。援琴人已瀟瀟瘦,夢外行雲尙渺漫。

其二
謔談語半轉淒清,不止詩文月旦評。禮樂原知三代妄,風雷眞欲十洲鳴。
孔顔凋落悲何極,世態終遷意不平。群玉山頭眠未得,仙姬綽約冷吹笙。
一九九八年一月一日 元旦獻辭
下崗哀矜聲已消,新年氣象庆簫韶。亢龍有悔謗華表,桃李無言奉聖堯。
臺省議成宣法度,公司股控息工潮。金甌微憾東南缺,宋祖 唐宗路故遙。
一九九八年一月三日

小重山
思似飛花入鳳城,枕間都不省、近三更。紅樓斷續玉鈴聲。殷勤囑,少自踏霜行。
此際若爲情?湛盧長掛壁、匣中鳴。寒浓露重尙猶勝。依欄極,雲澹月華明。
一九九八年一月五日

春題拟郁逹夫体
花花草草枉天然,戀影馮姬夜未眠。倏警西樓渾撥刺,春梨如雪淚如泉。

其二
才郞情苦怨紅冰,膩玉香餘和淚馨。揚州 小杜流連地,今生誤我是娉婷。
一九九八年一月六日

余杰兄召飲四川酒家歸而有作
所南心史病河山,涕淚徒能濕珮環。蕭艾焚餘仍嚮日,仙人謫後倍尝艱。
上朝文網無窮密,鲁國春秋一字删。想見髙眠陳老道,也應同我感塵寰。

其二
絕俗求知道欲眞,自甘牛鬼與蛇神。今宵米釀圖存古,明日窗花定笑人。
白雲未隱山中客,黑馬須揚漠外塵。誰嚮文壇憐赤子,情如轉石太艱辛(詩邶風柏舟我心匪石不可轉也。又希腊神話西西弗斯推石頭上山石至山頂依舊滚下循環工作永無休止)。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二日

髙陽臺
故國煙深,仙鄕路斷,綺懷都寄山青。陌上花開,嚮人還笑飄零。鳳城獨自驚心望,似江南、雨冷風腥。立多時,恨老關山,思接滄溟。
流波一曲無情便。問天津橋上,更有誰經?前度劉郞,近應感盡孤伶。伊行去去渾無語,但愁予、兩鬢星星。惜春寒,紅萼初凋,一嚮娉婷。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日

簡劉錚
江湖已是倦遊身,鬢上重添二月塵。南國一枝誰采擷?東關數日德爲鄰。
社追幾 復同儕盡,詞近殘唐滋味新。貧士依然來貿貿,過門大嚼海王邨。

其二
大野鴻號竦壯飛,功名元不慕輕肥。人間吓鼠多如匝,域内終風老更威。
欲躋大同時未逹,漸耽小說夢全違。碧桃無恙前遊地,粥粥群雄笑楚衣。

其三
芳樽潦倒曲江頭,錦瑟佳人昔共遊。叵柰檀郞春臥病,那堪青鳥夜夷猶。
試開倦眼望嚴塞,暫騁悽懷上小樓。滿地回風吹不絕,靈均歌哭定先愁。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感時一首
大宇微茫濁眼空,城頭旗亂四更風。老人星嚮天邊見,俠士情猶世外通。
滚滚妖雲來不絕,堂堂白日去無窮。也應肝膽勤珍護,莫待繒丝嘆網蟲(陳宝琛前落花詩之三唤醒綺夢憎啼鳥罥入情丝柰網蟲)。
一九九八年三月五日

詠懷贈涵元齋
豫讓不避死,夷齊終野民。空空慚一撃,虬髯自可人。
從來奇俠者,要在守其眞。招提雖淨土,佳住在紅塵。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日

春夜獨懷姚大
江柳婆娑夢已遙,燕都又是可憐宵。何年簑笠同髙士,澹雨疏煙過小橋。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五日夜深

詩社三年志感
無柰逢春白首垂,掌中彩筆昔猖披。三千淨土無從覓,一寸心灰是處疑。
澀句偶成長自賞,碧桃難種況相思。風流云散餘蕭瑟,不及龍昌應驗期。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七日凌晨

清華逢李孔鑄
摶水運風都笑休,徒然金盡敝貂裘。畸人不獨艱於世,白髮從來種在愁。
避地能成眞隱士?看花仅賸絕風流。沙蟲势逼驚猨鶴,安得樂郊供自由!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八日凌晨

驚聞本系有女生自殺予本不識其人亦不知其故 勉強成篇者盖傷心人别有懷抱耳
湖邊重警蛾眉死,夜半驚心雪落聲。衹覺今春歸太蹇,豈非人事絕無情。
殘詞半闋銷魂訴,大學百年不替名。誰爲登髙招豔魄,算來惟有朵雲輕。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八日夜深

遊仙
夜覽神仙傳,思揚太液波。餐霞攀若木,振翮絕雲罗。
方丈海中處,崑崙事不訛。廼知除赤縣,别有勝山河。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三日

黄河治理
忿懟塡東海,強梁擎大鳌。中遊挾凌汛,尾閭洩洪毛。
人夀有時盡,天工不必髙。防川壅息壤,畢竟制狂濤。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四日

王兄洪波過余共說前塵不勝滄桑之慨
客昔自東來,零雨瀟瀟是。今過當陽春,森森日如刺。
門前長者輪,緑水徒相憶。曾想雲漢期,終慚飯疏食。
患身不患名,鑽角都兒戲。大藥未及嘗,婪尾扁舟思。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嫦娥
一角山河雲裏看,可憐萬里照虛寒。長眉自似當年澹,心事寜從滄海寬。
連帚彗星還拂日,參天碧樹不棲鸞。療情聖手何由覓,天上人間辨已難。
一九九八年四月五日

孔鑄來言胡某近事感成一律寄呈耕伯
墮溷飄茵豈偶然?生涯計拙怨前捐。春杯幸未銷英氣,漢軸猶堪證夙緣。
漫笑方巾多小丑,可知流毒禍青年。野狐禪竟泮宫重,呵壁予惟苦問天。
一九九八年四月六日

送嘯雲樓主歸皖
嘯雲樓主劉先生夢芙者,方今海内名家,中年入洛,竟無所用,旣將掛帆歸去,廼賦斯解以贈
世間無厝屠龍手,因想巢湖浩淼波。燕北春光翻嫵媚,天南風雨轉滂沱。
少年才儁尋常見,衰朽骯髒不必訛。清議豈能除黨禍,蕭條異代竟同科。

其二
去去多應思故廬,天涯牢落一襟孤。孟嘗車馬慳於諾,道學門生困在途。
白日放歌慚赤子,青冥垂翅憫狂奴。退飛六鷁終難救,歸述春秋亦丈夫。
一九九八年四月九日

附:
夢芙先生寄答
晉如贈詩送行,依韻奉和
風塵倦矣髮將皤,一望滄江感逝波。劍任沈淵光泯滅,戈難廻日淚滂沱。
茫茫蓬島槎多阻,渺渺桃源路更訛。幸有家山歸待我,書城高臥擁群科。

其二
何日招君到草廬,開樽聊慰此心孤。蕙蘭待種芟榛莽,騏驥遄奔辟道途。
傾國佳人甘作賊,當朝長鬣盡爲奴。風雷誰叱新軍起,荷戟猶堪作一夫。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四日

丁丑戊寅間感事
無數山程並水程,天家八駿又西征。應難碧眼尊華夏,徒見青衣振宋聲!
海内仁人盡垂首,报章花絮足心驚。昭陽回日溫秋扇,宜有衣冠共仰名。

其二
檮杌春秋皆可滅,說王導霸並封侯。求仁願薦滿腔血,變法全憑未斫頭。
入海泥人悲壯甚,登髙峴首古今愁。仙方濟世何時效,痼疾終難一宿瘳。

其三
傳聞星使典春官,名器瑚璉共仰看。萬口一辭眞怪絕,百花齊放故應難。
烝民敢信嬉皮士?治病寜期鴆尾丸。歌到獲麟非不久,世間竪子總狂歡。

其四
彭蠡眼看興孽浪,雲端誰破雪城圍。未能蹈海酬天下,偏爲聆歌典夹衣。
後死春蠶如有待,孤棲黄鳥已忘飛。古來龍戰玄黄地,絕塞綿延護帝畿。
一九九八年四月三十日

落花
江南電笑前歡極,萬卉飄零紫陌空。宜有情隨華表鶴,斷無聲到景陽鍾。
要離冢上青青草,古囗亭邊惻惻風(見鲁迅先生小說藥)。身等浮塵香自在,不然輸卻玉房紅。

其二
訥於感物尙能愁,又逐清風覓凈流。絮爲沾埿常帶恨,樹因傍日故忘羞。
安知委蛻眞超解?已任顚狂末自由。何限興亡音慢慢,都入師涓枕上憂。
一九九八年五月八日

同陸傑 凌鋒 谷城諸兄譚深慨國事難爲爰成二律 悠悠我心當有知者
絕境寧移俠士心,唾壺敲碎復長吟。羈途幾見飄搖夕,日下初聞霹靂琴。
例有新詩酬北海,惟能壯語慕東林。唐 虞自背民權義,新會才人感慨深。

其二
黑雨南來勢若奔,劇譚數刻已銷魂。斯民溫飽徒心願,故國富強柰劣根。
話到無稽智空進,人逢中惡氣難軒。美芹十論誰知繼,大患非關吐谷渾。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五月二十七日清眞飯館聽雨
春殘病宴雨瀟瀟,隱谷幽芳況寂寥。劍匣頻傳玉龍吼,精廬獨接富春潮。
東南列宿皆低拱,西北羣山未可搖。墨漆沈沈都此夕,飛光迷魄兩難招。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五月三十一日靜安詩詞社第七次雅集感賦
握手應憐會面稀,曾同夕鶴傍秋暉。驕人氣尙崚嶒似,稱物辭難譬喻微。
在澗分明朋黨咎,於郊不必我儕非。彈詞自灑龟年淚,天寳 開元意兩違。

其二
風懷南社久銷沈,大雅從教覓到今。絕笑狂言驚俗耳,元期鐡血振天心。
毒唯五卷雄文重,愁竟三千弱水深。眾庶滔滔情不若,靈均嗚咽恨兼侵。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日凌晨

浣溪沙
水月漫天紫電橫,連宵風雨入山青。一燈如豆是生平。
說與漁樵渾不解,便逢宰相自崢嶸。何難拋卻浪浮名。
一九九八年六月三日

長夏爲鵑聲所苦不寐久之
一撫多情百感先,隨人曾信赤城緣。啼鵑猶自愁長夜,疏雨終難及舊年。
驀地晴光何駘蕩,遽然蜨夢枉纏綿。上林才思青苹澀,縱有餘懷嬾問天。
一九九八年六月九日

賀新郎
夢苦鵑聲歇。嚮西園、慣拋殘醉,轉成契闊。石徑都荒樵鼓斷,曾見香裙羅襪。長更憶、丰神如攝。一齣離魂爭唱遍,便愁山恨種猶千疊。當日事,肯磨滅?
樽前悵對香肌雪。蕩回腸、眼波一捻,嚮儂情切。衹有寒暄佳惡語,此意今難分說。渾不道、春風將別。縱賦蕭郎悽絕句,抵人間多少癡心血?風裏祝,早須決。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五日

戲爲六絕句
筆底風雷撼紫宸,更從雲氣過江津。民權殊是平生願,忍目神州劫後春。

其二
馬角無稽稗史畱,江山誰憑古今愁。歷朝第一傷心事,最是文人不自由。

其三
煉到丹爐九轉功,坎離相濟柰時窮。人間直道妨幽草,徒見經天劍氣虹。

其四
十二碧城雲路遙,刑天猛志未全凋。天涯多阻海沙白,遍地清光聽鐵簫。

其五
故人已似野花疏,長憶和光識面初。未厭交遊同豎子,仰天大笑一軒渠。

其六
何年重得粲顔開,未肯荒樗甘此材。倘有多情癡爾汝,不妨深夢到陽臺。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六日

喝火令
獨爲韶華驀,春波望酒帘。路塵隨恨漲眉尖。生悔少年詞作,往往近香奩。
齊物須難及,還寢擁黑甜。此中滋味甚梅鹽。日也消磨,日也二毛添。日也故交零落,風露入青襜。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八日

企人四章
遁入清流慕墨家,衹知詩酒是生涯。心情一樣霞飛路,終灌南洋鐵血花。
右郁達夫

吞日情懷虎氣如,琴心劍膽學詩初。文壇未易公論定,愧死升堂鄭孝胥。
右林庚白

箏琶心事問誰知,回望長安別意遲。一爲雙陽罹黨禍,凌霜楨幹不稍移。
右尙小雲

獨俠精神尙自由,薪傳尼采十年秋。斯文將喪啟蒙語,一憑泫然松鶴樓。
右古龍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凌晨

二十一日青年宮晤故人
長安誰對月,風露盼音容。不嚮城隅見,轉由人海逢。
蕭娘花面薄,老子醉情濃。癡爲才郞惜,秋期那可從。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二日

寄答夢芙先生
悵別無端及此春,難從伊甸摘星辰。世多哺啜滔滔醉,人自蠅營日日新。
早分斷鰲終跼蹐,元知盜火永沈淪。一身家國輕相許,易諒玄都笑語頻。

其二
百煉洪都吾道眞,劍芒如焰燭微塵。生風虎氣勤於嘯,帶雨星椽不可馴。
善政忍隳魔怪手,自由祈遍世間人。此邦寜少羅蘭輩,不信神州盡Q民。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附:
夢芙先生原唱
離京前晉如君來詩詞社,殷殷話別,賦贈二律
判袂依依惜暮春,長安風雨落花辰。清譚已抵千杯醉,遠別當歌一曲新。
願契深交擬金石,敢期微力挽沈淪?劉郎英氣銷磨盡,鳳起如君矚望頻。

其二
淋漓笑罵見情眞,皎皎安容染一塵?入世蛾眉皆獲寵,憐君龍性孰能馴?
風騷衰敝無多子,肝膽輪囷更幾人?來日大難吾輩任,百年歌哭警斯民。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四日

連朝風雨如晦總難成睡
海氣東來挾怒霆,中宵悚聽雨敲聲。初如靈谷佳人語,漸似劍池冰膽鳴。
長夜不須愁夢穩,餘生端爲俟河清。舊邦新命闡何日,一念中原猛淚傾。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